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当前位置: 葛石新闻>健康养生>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药物的特殊用量”、“配伍规律”
中医不传之秘在于量,“药物的特殊用量”、“配伍规律”等

2019-11-02 13:06:42

来源: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首先,看看中药的特殊剂量

疗效显著的处方不仅选药准确,结构严谨,而且处方中每种药物的剂量都非常合理。在临床实践中,药物的用量往往起着重要的作用。

圣贤们根据实践经验,创造了许多疗效卓越的药方。其中有单剂药、单剂药和轻剂药,或者联合用药和轻剂药,或者药物剂量之间有一定比例的,这真的很神秘。

今天,我不知道怎么做。我将试着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讨论它。

这种药很重。

方剂有主次之分,方剂中的君药是对主要证候病因学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剂量应该很大,特别是在一些处方中,为了获得更好的疗效,必须特别增加君药的剂量。

李东垣在《脾胃学说》中说,“君药数量最多,臣药次之,佐药第二。不要让你的大臣们过于专制,你的大臣们会井然有序,如果你能照顾好他们,你就能远离邪恶,消灭疾病。

可以看出君药的主导地位。

因此,桂枝汤加入大量麦芽糖(1升)并与牡丹相乘后,桂枝汤不再专注于分辨桂枝的肌肉,而是专注于用麦芽糖温脾,取“脾欲缓,甜欲缓”的意思。解表药桂枝汤突然变成了小建中汤,起到温中补虚的作用。

内中风综合征是由阴虚阳亢、气血颠倒、行走偏上引起的。“苏文跳经纶”说:“血与气,走在上面,是爵。”

这就是为什么正安熄风汤使用降伏性好的牛膝(30g)来诱导降血、破阳、滋补肝肾。

补阳还五汤中,生黄芪(125克)重复使用,黄芪的用量是所有活血化瘀药物总量的5倍,故可单独使用,每周全身使用,可补元气,补气养血。

文清白毒饮,主要用于治疗瘟疫,以石膏为君(高达250克)清胃热。

盖阳明的胃是水和粮的海洋,是气血生化的源头。十二经之气来自胃。阳明也是多气多血的通道。如果阳明胃热清,十二经之火将消失,多余的热量也将消失。

此外,虽然有些药物不是处方中的君药,但也应注意是否根据疾病的需要更严格地使用。

例如,虽然以青稞为君,但大量使用大黄和黄芩来清热,开痰泻火,从肠道排出痰,癫狂和惊吓的症状是可以治愈的。

药物剂量很轻。

在一种情况下,它被用作处方中的补充药物,针对次要症状,或者“由于主药的偏差而用于监督”,并且剂量应该小。

特别地,抗佐剂药物是在大剂量热药物或冷药物中具有相反性质和味道的药物。剂量必须小,以免篡夺宿主的角色。

如果少药汤主要用于湿热痢疾,且该证属热证,为何处方中使用辛热肉桂?

在调理气血、清热解毒的草药上,加入少量肉桂。一种是服用辛温药促进血液循环,另一种是防止胃被大量的苦凉药伤害,少量的肉桂中加入大量的苦凉药,所以不用担心辛热药会助火。

关彝汤主要用于治疗肝肾阴虚、肝气不和,由少加养肝益肾药物和5克川楝子(疏肝理气)制成。

张雷珊说:“只加川楝子来调节肝木的横向和纵向流动,可以让调节和获得的性质顺其自然,是滋补肝阴的良药。”

可以看出,少量辅料可以纠正主药的偏差,消除主药的副作用,从而提高整个处方的疗效。

另一种药物剂量较轻,不仅因为它是佐剂,而且因为它在药物相容性方面具有特殊意义,不能不为人知。

例如,在人参百毒散的处方中,人参的用量应该少,其目的不是补充不足,而是通过扶正祛邪。

正如清代俞颜佳所说:“外用药中人参分357份,帮助元气少,是驱邪之师。让邪恶的药物喷涌而出并不是为了滋养弱者。”

更好的是,《金匮要略》中的肾气丸主要用于治疗肾阳虚的各种证型,但并没有以壮阳药为主。取而代之的是,许多滋阴药物被掺入桂枝和附子中,它们的含量不到滋阴药物的十分之一。其目的是从阴求阳,取“小火小气”之意,即以小火生肾气。

轻的和重的

在一些处方中,不仅有单剂量的,还有单剂量和轻剂量的。

例如,主要用于治疗肺痿的麦门冬汤,用麦冬(7升)滋阴润燥,清虚清热,用少量半夏(1升)降逆,溶解唾液和泡沫。半夏虽然辛辣温润,但与大量麦冬配伍时不太干燥,由麦冬制成的半夏营养丰富,不油腻,相辅相成。

还有阳和汤治疗阴坏疽。地黄(30g)和鹿角霜(9g)应重复使用,以滋养精血。在精血充足的基础上,用少量麻黄(1.5g)激活杨琪,打开毛孔,从外部消除冷凝的毒性作用。

万代汤采用白术(30克)和山药(30克)健脾除湿。用少量柴胡(1.8g)、黑芥子穗(1.5g)和陈皮(1.5g)升肝气、理气健脾、燥湿尤佳。

“处方中山药和白术的用量太大,而陈皮、柴胡和黑芥子的用量太小。大的在滋养,小的在分散,其余的在分散,其余的在分散,其余的在上升。剂量奇怪,方法可以使用。它并没有失去古代君主、大臣、助手和特使控制食谱的意义。”

比例剂量

除了处方中药物的主要和次要方面之外,药物还通过相互需要、相互胁迫、相互恐惧、相互杀戮等相互作用,这些都是错综复杂的。只有某些药物遵循一定的比例关系,才能发挥更好的疗效。因此,圣贤对某些药物之间的固定比例有严格的要求。

众所周知的消暑利水六益散是根据药物剂量的比例命名的。《内经》拾荒方理论的补充说:“61例中,滑石为配方,甘草为配方,这也是众所周知的因素。”

玉屏风散用于治疗身体虚弱自汗,处方中黄芪的用量必须大于防风的用量,否则可能更容易自汗。

正如黄履素的医学声明在续传名医案中所记载的:“当场谨慎不御风御寒,与玉屏同用,不仅是因为出汗,也是因为防风和黄芪等份的谬误。本草说:黄芪的防风效果越好,用七分黄芪配合三分黄芪就越好。”

支竹丸和支竹汤成分完全相同,但前者是白术的两倍大。主要用于健脾消食。相反,枳实的含量是白术的两倍,主要是消除气滞和水分。张鲁说:“两党各有深意,不可改变。”

可以看出,剂量比不能随意改变,更不用说颠倒了。

另一个例子是五苓散,其中泽泻与猪苓、茯苓、白术、桂枝的比例为5∶3∶2,渗透力弱,健脾强,重在降低,而少量桂枝用于温膀胱气。

有实验报告称,将五苓散注射到动物模型中,引起人工尿潴留,观察利尿效果。结果原量仲景五苓散具有较强的利尿作用。相同用量时利尿效果降低,相反用量时利尿效果降低,证明原剂量最合理。

从上面可以看出,某些处方中的特殊剂量或剂量之间的特殊比例是不可忽视的。正如前人云铁所说:“中医的秘诀是量。”

补中益气汤中的“陈皮”

陈皮是橘皮。陶宏景说“陈皮对陈九哲很好,所以也叫陈皮”。性味辛、苦、温,主要属脾肺。具有益气健脾、燥湿化痰的功效。

著名的方剂补中益气汤含有陈皮。

补中益气汤是李东垣根据“温劳者”和“温损者”的原则配制的补品。其功能是调理和补脾胃,壮阳益气。

主要用于治疗食欲不振、精神萎靡、言语懒惰、工作不耐烦、运动时气喘、体热出汗、口渴热饮等症状,以及所有清阳降压症状。

黄芪是这个食谱的君主。人参和草是大臣。白术、健脾、当归、补血、陈皮、理气均为辅助药物;升麻和柴胡也用于诱导黄芪和甘草的甘甜和温暖气味上升,补充和保卫气和加强外观。多种药物的组合用于调理和补充脾胃、壮阳益气。后人称之为“甜而温以清热”。

我记得在20世纪50年代学补中益气汤的时候,我遇到一个老人,他头晕目眩,食欲不振,腹胀,说话不畅,舌苔薄白,脉弱,脾阳脾肺气不足。

处方:黄芪15g、党参12g、当归6g、陈皮12g、白术12g、柴胡6g、升麻6g、炙甘草9g、生姜和大枣9g

一天一剂,三剂。

第二个诊断:老人的食欲大增,全身力量增强,但头晕并没有减轻。我认为气虚和补气已经收到了效果。如果你再吃一次,头晕就会停止,效果也不会更好。服用三剂。

三个诊断:老人仍然头晕,所以他咨询了方钱明。老师说:把陈皮换成4.5g,再吃三剂。

四个诊断:头晕已经过去,老人很高兴。老师命令补中益气丸9克,一天3次,连续服用一周,以巩固疗效。

从那时起,人们就知道陈皮理气健脾。然而,它与益气药物一起使用,其主要目的是补气和清气。陈皮应该轻用。这里有剂量效应关系。

如果陈皮在上面重复使用,就有破气的嫌疑。气虚头晕伴随着益气活血。如何补气治疗气虚眩晕?

补中益气汤中使用陈皮,因为许多补药停滞不前,往往导致中间胀满。例如,陈皮具有理气健脾、燥湿和中的作用。陈皮补剂能保护脾胃,促进运化,使补品不停滞,滋补不油腻,从而更好地发挥滋补作用。

《本草北药》说陈皮“辛散苦干,泻下温补,泻下轻泻,升降脾肺气,调理中快膈,导滞化痰,利尿通窍,疏通五脏”。

因此,陈皮的配伍具有不同的功效,不同剂量的陈皮也会影响处方的功能。

从那以后,当使用黄芪时,我想达到补气的效果。为了防止停滞,每次我想运脾解郁的时候都会加少量陈皮。

归脾汤(党参、白术、黄芪、当归、炙甘草、茯苓、远志、酸枣仁、木香、龙眼肉、生姜、大枣)用于治疗严重心悸健忘、肠风崩漏,木香用于疏肝健脾,增强方剂的气血生成功能。这也是意义所在。木香的用量也要轻。

第三,药品在处方中所占比例的重要性

众所周知,处方中药物量的变化会改变其疗效。因此,应严格要求处方中的药物量,处方不应违反其规定。

普通法概述如下:

大剂量的人是国王,控制着主体的功效。

在处方中,使用大量药物的人是君主。俗话说,君药是针对主要病因和症状而设计的,强调药物的量以保证主要方向。

例如麻黄汤中大麻和肉桂的比例为3: 2,这是保证高排汗的最佳比例,不易改变。

麻杏石干汤的十八马嘶和岳壁汤的十八刘妈意义深远。

升温方法也是如此。不同的君药有不同的效果。

比如四逆汤,大量使用乌头根,干姜的辛辣味用来补阳、破阴、解逆,所以据说乌头根既不姜也不辣。

吴茱萸汤治厥阴寒邪逆。吴茱萸温肝暖胃,散寒退逆,在温姜退逆的帮助下,起到散寒退逆的作用。

真武汤治寒水逆,用附子祛寒温阳治水。

例如,理中汤主要用于补虚寒中焦。因此,人参用于益气健脾,干姜用于散寒助阳,达到温补中焦的功效。

温经散法和温经补法使用的温经量不同,君主和大臣的位置也不同,不应混淆。

药物剂量应根据原则方法确定。

从药性、功能和病因来看,大剂量者为王,属于积极治疗原则。然而,有时处方中的大剂量是为了医学或治疗的需要而设定的。

例如当归补血汤主要用于气血两虚、血虚发热证。处方中黄芪与当归的剂量比为5∶1,以黄芪为君。虽然它被称为当归补血汤,但实际上促进血液生成的目的是通过黄芪益气养元来实现的。

气血源于水谷。药物只能提高人体将水变成谷物并产生血液的能力。因此,加强饮食营养是一个必要条件。否则,就没有流血的希望。这符合“有形之血由无形之气产生”的原则。

另一个例子是参芪丸,它是基于地黄先养精血,归附较少的原则,从而产生了“阴求阳,阴求阳”的配伍规律。

医学的需求也有原因。大剂量的药物不是君药。

例如,炙甘草汤中的地黄为1公斤,是君药甘草的4倍。然而,这只是为了部长级援助,是根据心脏的生理特征决定的。现代临床报告已经广泛证实了这一点。

另一个例子是导赤散,它控制心火的炎症。清火导红不需要苦寒泻热。生地黄和浓水控制火势也是由心脏的生理和病理决定的。

另一个例子是痛泻要方方耀由肝脾引起的疼痛和腹泻,这是由于脾虚和肝郁所致。因此,处方中使用白术,是按照“见肝知肝运脾,先补脾”的原则治疗疾病的。

剂量变化灵活,可用于该综合征。

处方中规定的药物和剂量是常规的,当它们随着综合征的增加或减少而应用时,将会出现新的规则。

以桂枝汤为例。处方中桂枝与芍药的比例为1∶1(各为3∶2)。分散和收获相互制约。它是调和阴阳的最佳配伍量。例行程序不容易改变。

如果表证严重,可以加入葛根帮助缓解肌肉。

由于桂枝加桂汤主要用于治疗因多汗多心而致阳暴损的本海豚综合征,肌肉的释放会变成降逆救阳的药剂,所以只要增加桂枝的量,就会改变营卫的功效,逆转解表的力量。

如果说白芍源于优先权,那么它也源于小建中汤。

去牡丹就是治湿热。白术的加入是由于苓桂术甘汤的演变。

另一个例子是柴胡,它在小柴胡汤中起到清热少阳、解表的作用。剂量应该很大(原始配方为82克),现代用法为12-30克。柴胡疏肝散疏肝行气的剂量一般在10g左右。然而,补中益气汤的杨琪量应少于6g。

江苏快3开奖结果

  • 上一篇:巴萨篮球俱乐部本赛季预算赤字达到3270万欧元
  • 下一篇:35只股中线走稳 站上半年线
  • 栏目资讯
    Copyright 2018-2019 itonomai.com 葛石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