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当前位置: 葛石新闻>国际>“推特总统”特朗普,靠专属APP能再次当选吗
“推特总统”特朗普,靠专属APP能再次当选吗

2019-11-02 16:52:33

来源: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北京新闻的视频截图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2020年的连任竞选正在开发一个专门针对智能手机的竞选计划,该计划将很快推出。根据目前的预期,智能应用将用于竞选活动的关键环节,如发布信息、动员选民、招募志愿者和募集捐款。

特朗普竞选的举动显然是为了延续其在2016年大选中“推特竞选”的成功经验,并将个性化智能手机竞选进行到底。

通信技术的发展促进美国总统选举模式的转变

事实上,这次美国西式选举的核心环节是说服过程,即候选人说服选民接受他们的想法,参与协助他们的选举,并最终通过各种方式给予他们投票支持。这也意味着候选人的个人形象建设和对问题本身的不同解释框架甚至比政治和政策现实更重要。

最典型的例子当然是1960年,当时民主党候选人肯尼迪和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为美国公众举行了第一次电视总统辩论。

这场电视辩论的结果一定广为人知。尼克松更有政治经验,但失败了,因为他的形象远不如比他小四岁的肯尼迪。

这场电视辩论被普遍认为是现代政治传播的经典插曲,也是电视媒体改变传统政治传播方式的开端。

经典竞选还表明,随着媒体传播技术的发展,候选人本身已经成为整个竞选活动的中心位置,而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政治精英以及由他们驱动的政党机器逐渐成为被绕过的附属品。这被认为是美国竞选中的一个重大范式转变。

事实上,接下来半个世纪的故事就像通信技术对每个人日常生活的影响一样。

20世纪90年代,梅赛德斯-奔驰还欢迎美国在所谓的“信息高速公路”上开展互联网运动。

1992年总统选举中来自两党的候选人建立的选举网站现在看起来过于笨拙和粗糙。直到2004年大选,佛蒙特州前州长霍华德·迪恩在早期民主党初选中脱颖而出,这完全归功于互联网上的“神圣操纵”。因此,美国的选举政治也被认为已经完全进入了“互联网时代”。

奥巴马在2008年和2012年的两次竞选,尤其是他在2012年的连任竞选,动员了互联网社交媒体的广泛使用,也预示着美国选举政治的又一次升级。以下特朗普总统上演了“推特竞选”的神话。

本质上,通信技术不断削弱传统两党机器的作用,而“选秀”或“造星”则显示候选人的个人形象和立场。

社交媒体加剧了美国的政治两极分化

当然,随着网络技术特别是社交媒体的应用,一些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例如,这些通信技术的发展并不是所谓的“迭代”,新技术的内容仍然由传统媒体提供。

这也意味着候选人需要在保持传统媒体存在的基础上投资新媒体,这实际上再次增加了选举对金钱政治的依赖。然而,只有当候选人绕过政党机器,与黄金所有者进行选举交易时,他们才会更加肆无忌惮。

另一个例子是,互联网似乎给了所有美国选民“自由”了解任何信息的机会。它的作用应该是遏制党内斗争的两极分化和偏执。但最终,结果适得其反:经验研究证明,美国选民经常利用互联网了解他们对候选人支持的信息,因此互联网已成为加剧两极分化的驱动力。

即使在社交媒体时代,每个用户经常关注与自己想法相同的人。因此,选民们在舆论领域有着相同的想法,并将继续加强这些想法。

另一个例子是,与传统媒体的界限不同,社交媒体等在线平台上的内容往往极具宣泄性,这正是一些反当权派政客将利用的一个好机会来激起公众的不满。

至少,社交媒体对两极分化和极端主义的贡献直接反映在特朗普2016年的选举中。

有人认为,在过去两年或更长的时间里,特朗普还通过频繁使用社交媒体与忠诚的选民保持实时互动,还能确保在美国公众对当权派政治家持续不满的时候,椭圆形办公室中“反当权派”风格的保持。

独家应用是动员选民的举措。

尽管特朗普被称为第一位“社交媒体总统”,但面对2020年的选举,他显然并不满足于此——他希望拥有自己的智能应用程序,以最大限度地发挥网上选举的能量。

一方面,尽管共和党机器对特朗普的控制有限,但社交媒体本身作为一个关联方,很可能成为特朗普的一个制约因素。

换句话说,特朗普的网络动员毕竟是建立在一个或多个公司向公众提供的社交平台上,并依赖于第三方媒体资源。然而,今天在个性化智能应用方面的努力实际上是试图使候选人完全超越媒体,成为整个选举的完整操作者。

另一方面,与2016年相比,当时特朗普希望通过社交媒体传播自己的想法并吸引选民,2020年他将在修复更多磁盘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提高基本磁盘和关键磁盘的投票率。这自然需要深层次的培养,需要固定群体的特别动员,不会导致其他麻烦,甚至可以极其精确地确定少数关键选民的定位和趋势。这个目标似乎只适用于独家智能应用。

此外,属于候选人的智能应用程序进一步开辟了选举政治的双向通道:它不仅输出候选人的形象和政治观点,还让选民表达自己的意见,特别是政治捐款的输入。政治捐赠的输入,或者选民的捐赠行为,可能比传统的网络接口更方便,甚至更冲动。

这些应该是特朗普连任竞选经理兼共和党数据操纵专家布拉德·帕斯卡尔(Brad Pascal)希望看到的结果。

特朗普能否连任仍不得而知。

然而,把自己的选举舞台放在选民手中的智能终端上并不容易。最大的挑战在于,在放弃流行社交媒体的规模聚合后,独占应用程序如何才能达到足够的聚类效果。

换句话说,特朗普阵营在动员选民投票之前给自己增加了另一个挑战,即如何动员选民下载并安装智能应用程序。

目前的情况是特朗普阵营将奖励特朗普参与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并获得贵宾席位,甚至与特朗普合影作为下载应用的奖励。但关键是,对这些“奖励”感兴趣的选民不是特朗普的基本菜肴?动员这些人是否能提高投票率实际上还不确定。

更重要的是,如果社交媒体的作用是创造宣传和新闻,智能应用程序更有针对性。皮尤民意调查研究所(Pew Poll Research Institute)称,50岁以上(尤其是65岁以上)未接受过大学教育、农业地区和其他标签的选民中,持有智能手机的比例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80%,这些人正是特朗普连任时众多投票来源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样一个应该被称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智能应用再次对当前的美国选举模式产生了影响,但它最终是否会对“让特朗普再次当选”产生积极影响仍不得而知。此外,特朗普目前正与“吴彤人”深陷困境,他目前的任期是否会顺利还不得而知。

或者,智能应用程序本身,它声称有助于动员,是一种动员,具有充分的主题感和极大的引人注目。

□刁大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编辑李冰冰校对李丽君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 上一篇:美国严厉禁止,为何土耳其还敢进口伊朗石油?把美国当成
  • 下一篇:浣笔泉社区举行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爱国主义教育升国
  • 栏目资讯
    Copyright 2018-2019 itonomai.com 葛石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