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当前位置: 葛石新闻>财经>两代人的天安门情缘
两代人的天安门情缘

2019-11-02 09:27:33

来源:葛石新闻  

葛石新闻

资料来源:新华日报

从我的名字,我可能可以猜出我与首都北京的不解之缘——你可能不相信,当我还在母亲子宫里的时候,我已经在天安门广场前拍了一张照片。我跟着妈妈去天安门门参加国庆典礼,并“会见”了毛主席。这个故事从我父母开始。

我出生在一个父母都是士兵的家庭。我出生在军营,在军营中长大。为了解放和繁荣新中国,保卫祖国,建设边疆,父母历经艰辛,从北到南。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和弟弟也和父母一起“南移北移”。从城市到边疆,从县城到村庄,军营是我们的家。随着我们的成长,父母的军事生涯和生活轨迹给了我们阳光和雨水。

母亲出生在一个学者家庭,是家中唯一的女儿。爷爷周凤翔20世纪20年代毕业于厦门大学,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受革命思想的影响,我母亲在解放初期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而不顾家人的反对。她大声唱道:“勇敢地跨过鸭绿江,保卫和平,保卫祖国就是保卫自己的家乡……”她加入了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队伍,但她瘦弱的肩膀承担了沉重的负担。作为一名身穿白色制服的士兵,她母亲的日常工作是为伤病员注射、送药、挑水、做饭和洗衣服。她不仅能吃苦,而且受苦后从不抱怨。由于她的出色表现,她母亲在参军后的3个月内就入党了。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母亲无数次冒着生命危险抢救垂死的伤员。有一次,一个重病患者突然窒息而死。尽管有危险,母亲当时还是在没有呼吸机的情况下为病人做了人工呼吸。最后,危重病人从死亡线上获救。病人转危为安,但她自己也被感染了。直到有一天,她的母亲因剧烈疼痛而晕倒,她才“听了组织的话”,住进医院接受治疗。她母亲生病后,她接受了七次大手术和小手术,并遭受痛苦。每当她提到这一点时,她总是乐观地说,“如果我受一点点苦也没关系,只要我能把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即使我付出的生命是值得的。”

当我母亲年轻的时候,铁路队的总部在北京,但是革命的士兵遍布世界各地,铁路队修建铁路时,铁路队医院南北走向。许多年后,我母亲和父亲一起被调到位于边境的陆军野战部队,并在该师担任军医。在整个陆军野战部队中,我母亲是唯一的女兵。除了做好医疗工作之外,她还像男同志一样参加运动训练,带领男人的手臂着陆、养猪和种水稻。她还带领医务人员去军队为官兵看病,并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为当地人运送药品...

她多年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赢得了官兵们的尊敬和组织认可,并在年轻时成为整个军区的“名人”。以她命名的“周世贞模范医疗队”受到解放军的表彰。在10月的金秋时节,我母亲光荣地参加了军队活动分子大会,并获得了一等奖。她与“陆军先进英雄和模范事迹报告小组”一起在全国巡回演出。给她印象最深的是,作为军队中唯一的女性军事模范代表,她的母亲被邀请参加国庆典礼,并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热烈欢迎。拍照时,我妈妈站在毛主席后面的第二排第四位——她已经怀孕了。第二年夏天我出生后,父母给了我一个有意义的名字:杜静。这张非常珍贵的大照片也是我家两代人在天安门广场留下的第一张照片。这位86岁的母亲仍然把这张照片留在家里...

我父亲是一名老兵,他已经服了半个多世纪的兵役,在战场上驰骋,经历过许多战争。他出生在山西东南部太行山区的一个贫困家庭。他有五个兄弟,他的父亲是第二个。他父亲的大哥杜耀林十几岁就加入了革命。他是八路军的领导人,后来又是人民解放军的领导人。他在解放战争中英勇牺牲,被授予“革命烈士”称号。我父亲的三叔李启发很早就参加了革命。他与日本作战,杀死了山西的敌人。一天早上,我父亲像往常一样在村门口捡羊粪。我看见一支强大的八路军骑着一匹大马从远处驶来。我父亲走近我,发现是我叔叔。三叔笑着摸了摸父亲的头,问道:“小丑儿子(父亲的昵称)有食物吗?”父亲摇摇头。这时,三叔坚定地对他说,“我们去和共产党保持联系。穷人有食物!”

这样,我父亲很小就参加了革命。从华北的敌后到山西、河北、山东和河南,他们向中原进军。从淮海战役到江西东西部、广东和广西的边区。从粤桂解放到西南向滇南入侵镇压土匪。在革命战争年代,我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建立了他的军事功绩。然而,他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回到家乡山西。从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一直听父亲讲“家乡”的故事。这个故事总是充满了家庭纽带和对我们家乡难忘的回忆。每当我父亲提到我的家乡,我都会问他,“你为什么不回你的家乡呢?”父亲回答说:“作为一名士兵,你应该为国家着想。我现在每天都很忙,我已经很多次不能回我的家乡了。然而,无论我们离家乡有多远,我们离开了多长时间,我们的家乡的记忆都会在心中珍藏。”

这一次,我父亲终于抽出时间带我们回了家乡。我们全家沉浸在幸福的期待中。就在我们回到家乡之前,我父亲说我们离开家乡已经将近40年了。现在当我们回到村子时,村民们肯定会问:“你去过天安门广场吗?”?因此,我们一家人应该在回去之前去天安门广场给家人拍些照片,再洗些回来给村民们。

就这样,我的父母带着我和弟弟去王府井百货商店,从北京买了很多果脯和高粱糖浆。他们还准备了两袋米粉,准备带回家。我给我买了一只蓝色的“棉猴”,给我弟弟买了一件带毛领的蓝色长外套,每件都有一双半高的皮鞋。全家人穿戴整齐,冒着严寒来到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和人民英雄纪念碑前拍了珍贵的照片。

转眼间,1986年,我进入报社,成为文化生活部的副刊编辑。这六年的副刊编辑生涯是我一生中最好的经历。后来,由于工作需要,我被调到时事信息部当记者。自1996年以来,我每年都在天安门广场来回跑“两会”。每当“两会”开幕时,我都会在天安门广场前拍照留念。

去年是我记者生涯中最后一次参加“两会”。开学那天,我仍然在天安门广场前拍了一张照片。闭幕那天,我把这篇文章发给了微信的朋友们

“时间总是一声不吭地溜走。当春天温暖如春,鲜花盛开时,雄伟的天安门广场正在吹起春风,红旗飘扬。每年三月,我们以“两会”为中心,带着老百姓的关心和对热点问题的关心和思考,走进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少数几个主持“两会”20多年的记者,我就是其中之一。作为一名记者,我们需要特别关注来自基层的声音,并把我们的注意力放在这篇文章上。每个句子和标点符号都应该配得上这个神圣的职业。”

今天,每次我开车经过天安门广场,我仍然感觉到一股情感的涌动。宏伟的天安门广场,伴随着繁荣的共和国,跨越了70个多事之秋。我们两代人之间的天安门广场爱情也见证了我们祖国的变迁——这确实是我们家庭和我们国家共同的梦想。(杜静)

  • 上一篇:乌克兰真令人痛心:天然气储量欧洲第三 居民却要烧柴取
  • 下一篇:联合国本月底可能花光经费!应对巨额赤字,秘书长想了这
  • 栏目资讯
    Copyright 2018-2019 itonomai.com 葛石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